您的位置:四不像图香港正版 > 影视前线 > 漫步失恋花园,幸运的悲观主义者

漫步失恋花园,幸运的悲观主义者

发布时间:2019-09-12 02:27编辑:影视前线浏览(194)

           其实,我还从来没有尝过失恋的滋味,大概是因为自己的魅力不够让自己达到失恋的前一步吧。不过,观察的功夫倒还是有的。失恋这码事,我从身边荷尔蒙奏效的同窗好友到一部部情意绵绵的电影已经看过不少次了。说起来,它倒也像是个花开花落的过程。

    如果突然有那么一个周末的下午,一些事情让你变得疲累,一些事情忽然间觉得无关紧要,这个时候或许你可以泡上一杯茶亦或是咖啡,正巧只有你一个人在屋,那么这个时候舒服地欣赏一部诙谐幽默但有具有一定深度的严肃风趣的艺术创作《安妮·霍尔》是再惬意不过的事情了。

        失恋后,先是郁闷,脆弱的敏感者会垂泪三千尺,大哭几天,而强悍的人,也会有鼻子一酸的感觉,而后当然是在众人面前傲娇而不是哭出来。然后,郁闷成了记恨。分手的双方将持续敌视对方很久,并在没有第三人的情况下大倒苦水和恶言,然后闷声哭泣。当然,怒火中烧久了也会没有燃料,分手后一段时间内即使路遇也会有两缕轻蔑目光冲撞燃烧的两个人,渐渐地就平静了,像陌生人一般,面对别人提他/她的话,也还在心一震的同时当作耳边风,仿佛若无其事。最后,则大部分变成了怀念,总想着那时候自己真心投入过的感情为何变成了现在这样,独自一人时,这想法使脸颊发烫,心里发酸,却又总是在拨通了电话后又决绝地掐掉……

    谈到《安妮·霍尔》,就不得不提这部影片的导演伍迪·艾伦,一个兼具“编-导-演”多重才华的电影作者,熟悉伍迪·艾伦的观众会发现影片的叙述与真实的他高度重叠,然而艺术家通过作品繁衍自己的灵魂和思想也不是什么新鲜事。可多少有接触伍迪艾伦作品的观众不难发现,这个戴着黑框厚镜,一头散乱碎发和上下乱舞的眉毛的怪才导演,总有表达不完的观点,吐槽不完的人生百态。

        大概到此为止了,一个完美的失恋也就包含了这样几个过程吧。真正的生死相许之人会在怀念之后重新拥抱。而其他的分别呢?主角们都只做了回爱情的游客,头也不转地接着走向下一座花园。曾经的恋情,或是不再思考,或是选择忘记。虽然不活在过去的世界里算是好事,但忽略曾经想看清的雾里就是一种放弃了,为何在怀念和感伤之后,不再转身重踏失恋之土,看看自己曾经种下的花卉呢?

    图片 1

        还好,爱情的世界里也不乏特立独行的人,美国导演伍迪·艾伦,应该是经历了一场波澜不惊却刻骨铭心的失恋,而后便止步长久,做了一回失恋土壤上的园丁。他种下还没枯萎的回忆种子,以短暂、温馨却有些荒诞的爱情作肥料,就着一身造影的才华,为观众们打造了一座浪漫而幽默的失恋花园——《安妮·霍尔》(以下简称《安》)。同时,这座“花园”更是斩获当年的奥斯卡最佳影片等四项大奖。为影史留下了一部随心所欲解析爱情的经典之作,同时走到了“怀念”之后的“品读”,让观者看到了一段平凡而值得再三品味的美国式爱情。

    伍迪·艾伦

        影片以新颖而独特的手法讲述了犹太裔喜剧演员艾尔维四十年烦恼与欢乐共存的人生,同时以恣肆地影像,自由地探讨了艾尔维与安妮的恋爱生活。

    那么《安妮·霍尔》作为伍迪艾伦创作从查科打诨的热闹搞笑到依旧不失诙谐幽默但却具有一定深度的伍迪式吐槽的里程碑式的作品,正如标题所说:话痨的哲学艺术,如何勾勒出一个中年艺术家的自画像?

        很难定义《安》的故事是什么,全片基本是由艾尔维稀松平常的生活和各种他面对摄影机的吐槽构成的,所以无法理出一条清晰的叙事线。但我想,此片本身最大的魅力也就在于丢弃了传统意义上的线性叙事,没有把摄影机以第三人称的形式客观地记录一个事件,而是创造性的将主角与摄影机融为一体,让艾尔维总是不定时地向着观众说话(看过《纸牌屋》的朋友一定记得这种方式),极其主观地道出角色的内心想法。同时搭配上形式多元而灵动的剧情影像,这一场失败的恋爱非但不会刻意煽情催泪,反而显得浑然天成,并充满着略显荒诞却自然流露的幽默美学,将这部电影真真切切地变作了一座花园,而艾尔维便是园丁和导游。跟着他徜徉其中,令人铭记的景物真是太多太多。

    影片以艾尔维对着摄影机自话自说的形式开启了序幕,在说了几个笑话之后,艾尔维就如说另一个笑话般的语气:“我和安妮分手了,我非常想她”

        从园丁和他的前女友说起吧,本片最为精巧的设置可谓就是两位主角了——总有点神经质,介意自己犹太人出身出身,又喜欢冷笑话的喜剧演员艾尔维和有点唯唯诺诺,热于接受新事物的歌手安妮。这两个人应该算是美国社会男女的横截面吧,各自并非什么了得的上层人物,但又怀揣一技之长和一份自己对美国和异性的想法。单就塑造人物的方式这一点上讲,导演伍迪用的是一种奇特的平行对话方式,使一种隔空对话的脱线型幽默气氛充满了影片。影片开头一段年幼时的艾尔维对异性发生兴趣的一段真是一笔涂鸦,当小艾尔维走到讲台前头受罚时,被他亲吻的小女孩突然来了一句:“得了吧,艾尔维。连弗洛伊德都说人有‘性潜伏期’。”此时成人的艾尔维突然坐到了小艾尔维的座位上,愁眉苦脸地说了句:“可是我没有啊,我忍不住嘛!”如此夸张的幽默方式真是令人忍俊不禁,而这种方式却令人在笑中很快地认识了艾尔维性格中对异性永远保持好奇心的特性,当然,可以说他也是在用一种反讽的暗喻把整个男性同胞都给黑了一回,更为立体地把这个人的整个性格框架展现给了我们。而后在一次艾尔维和安妮的争吵后,导演又峰回路转地把观者带回了艾尔维前三段失败的感情,在简短的插叙中我们又更清晰地看到了艾尔维如何变得更神经质又是如何与安妮相识。这种将书页随意翻动的人物刻画方式还真是前无古人。对安妮的塑造方式当然也是大同小异,每次都是两人仿佛穿越时空般看着过去的安妮的生活。还有后来艾尔维和安妮两个家庭的平行对话,以及重现少时事件的故地重游等种种超现实却表现力十足的手法,都让这两个平凡而有趣的人物深入观者内心。当然,精彩的人物呈现与两位主演精湛的演技也是分不开的,女主角戴安·基顿还因此片问鼎奥斯卡影后。而伍迪·艾伦在片中那一副小个子、半秃顶,呆萌大眼配巨框眼镜的演员形象则更是成为美国影史上最经典的人物之一。

    图片 2

        影片的叙事则也是开创了一种风格,即无固定情节的故事。说白了,也就是形散而神不散。不记得以前从哪里听到过一句话:“生活本身就是一首歌。”我想这一句话用在这部电影上真是再合适不过了。恰若在花园中看似随意摆放的盆景,从空中看时,才发现它摆成的是一束花。《安》的叙事也是如此,看似主线的恋爱经历中似乎找不到任何高潮和低谷,没有车祸、癌症之灾,更没有外遇、利益之诱。所以这好像便使影片的情感变得太过平和,两人的分手也很不妥,好像感觉:“这片怎么没说几码破事儿就完了?”这便是因为太多的国产轰轰烈烈爱情片和好莱坞的种种商业爱情片已经扭曲了我们对真实的生活和贴切的爱情的看法。记得斯蒂芬·金说过:“有些藏在心中天大的事,一旦说出来,便成了微不足道。”生活中的波澜也是如此,也许欣赏不了《安》精彩的朋友正是忘记了用心将自己的生活与影片联系。生活与恋爱中遭遇的任何一点小事都是为恋爱中的男女所记在心底的,每个人都像安妮和艾尔维。当一段感情刚开始时,我们小心翼翼,害怕被看到深藏的丑态,但却正是某一次不经意的举动令自己的自尊受挫,才真正拉近了两颗互相在意的心。而随着一起生活下去,爱情中的人学会了嫉妒他/她和另一个异性在一起,开始要求占有对方的一切,不论是精神,还是肉体……他们也会一起旅行,一起寻找刺激;他们也会因思想不同而争吵,也会吃醋和扮作满不在乎。这真实的爱情当然是松散的,这真实的爱情当然是快乐的。所以,伍迪·艾伦天才般地采用了这种叙事方式,也正是将独立于真实世界之外的,常用来满足人们欲望用的电影,剥离了虚伪,凃绘了真实,与生活合二为一,展现了生活中男女间乃至整个社会关系的微妙与迷人。当影片成功地做到了描绘出琐碎中无限烟波的时候,爱情乃至人生中最珍贵的无聊细节也终于放出了魅力的光芒。这段失败的恋情确实没有跌宕起伏,但却真真切切地将失败的根源化作生活的诗意点点融进影像中去了。爱情的过客们最终还记得的,一定是那些触动他们心灵的无聊的细节。

    于是开启的自己毫不理解的辩驳

        有了好园丁,有了好花卉,没有间气派典雅的园楼装点怎么行?苏州的园林用得是青瓷白砖。而《安》这所失恋花园用得则是伍迪的电影美学智慧。这部电影的形式,可以说是所有“伍式喜剧”中达到登峰造极的之一。当然,形式远超过内容的电影属于装逼者的最爱。而形式与内容完美统一的电影,则就该是所有人都需要体会的了。《安》形式的成功和创新体现在各个方面。色调的浪漫,音乐的古典,剪辑的流畅与复古……还有前文已说过的各种充斥着小荒诞的脱线幽默。而最令我这个“长舌”最喜欢的,则是那如话痨般却一句句饱含哲理的台词设置和带着淡淡忧伤的美感十足的构图。如我所说,影片的台词已经到了让常人感到话痨的地步,一部分原因大概来自伍迪的性格,而另一部分原因,则是因为台词成为了展现影片所有睿智的媒介。片中台词同电影的叙事方式一样,属于那种琐碎中有无限烟波的类型。最喜欢的是艾尔维末尾的又一个冷笑话,这个笑话以鸡与鸡蛋作喻,极端戏谑地阐述了伍迪对男女关系的看法,一方面愤愤不平地表达了对男女关系荒谬的埋怨,另一方面却又无奈地低声叹气:“唉,可我们还是要有个伴儿啊……”这个笑话说完后,影片最后几十秒的镜头在透过餐厅玻璃看到分手后的艾尔维与安妮告别分离,艾尔维消失在镜头右端后,原本红灯的人行横道变成了绿灯,马路上的汽车重新流动,行人们从容地走过斑马线……这是一幅何其美又何其感伤的画面,伍迪虽然没有一语道破当代爱情的不可捉摸,但他通过一抹留白告诉我们,爱情还在等待,生活还在继续,这欲言又止的智慧让我们这些挣扎的鸡再次看到了不远处的鸡蛋,虽然那也许不与我们匹配,但却是必需的,不可抛离的。

    影片直接交代艾尔维和安妮在电影院门口相遇,因为安妮的迟到,影片已经开始了两三分钟,艾尔维变得焦虑和沮丧,他不得不拉着安妮到另一家影院去重新排队,而安妮只能在一旁无解地解释到:“这有什么关系,我们只是错过了片头序幕,还是瑞士语的!”这仅仅是其中一幕,影片中似乎这个敏感多虑的有着长年看心理医生的艾尔维,“完美”一词在二十世纪初就早已消亡,生活总是充满让他抵触,恶心,无奈的东西,他绝对是一个合格的悲观主义者,沉迷敬畏于死亡的主题,而在真实的采访中,伍迪艾伦也谈到过这个话题:“死亡总会到来,总有一天你要消逝于世间,拜托,算了吧,让我退出这个游戏”。而在拍摄《安妮霍尔》时的伍迪正值四十多岁,与所有告别“年少轻狂”步入不惑之年的大多数人一样,面对自身看得见的衰老,突然意识到生命的短暂和不可避免的死亡,一个小小的碰壁和失落便会引发大大的挫败感,随之产生焦虑和不满。所以伍迪在这样的创作情感下赋予了艾尔维悲观却不厌世,消极却不放弃的矛盾人格。

        终于游完了伍迪·艾伦的失恋花园,终于是看到了失恋后珍藏在一个人心中的爱情流年,原来失去一样东西后我们才能更仔细地发现它的美。有点令人对前途失心,但我们得知道,真正的爱情,真正的生活正是伴随着磕磕绊绊的,我们想要做生活与爱情中的远航者,就要做到前所未有的细致与认真,这是难事,也是易事。生活总是与爱情一起带给我们无尽的未知,但愿众人当能以看《安》时那样心中充满阵阵的笑意与暖意的态度,面对这个荒诞、毫无理性而又无法离开的社会。毕竟,世界那么美,不该一直生气,对吗?

    而他和安妮的爱情为什么注定是消亡的?我在伍迪对于《安妮霍尔》的拜访中了解到:爱情总是让相爱的人相互靠近,相互改变,我们总是想把自己喜欢的人塑造成自己希望的样子,但改变真的发生后,我们会发现爱情已经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厌恶和渴望摆脱。就如艾尔维在片头讲的那个笑话“我不属于有像我这样会员的俱乐部”。影片中也有体现,艾尔维极力地希望安妮跟随自己对艺术的看法和思考,可安妮的压抑感却越来越强,以至于在安妮的心理医生看来,她渴望摆脱艾尔维。而在艾尔维看来,这一切又是多么的说不通,陷入自己无限的疑惑和埋怨中。

    图片 3

    影片独具特色的分割叙述

    《安妮·霍尔》的成功不止在伍迪艾伦的成功塑造形象上,在表达上也独具特色,以第一人称的视角展开的电影叙述虽然不是伍迪的首创,但这该片中巧妙地呈现了一个带有浓厚自传体色彩的文本,影片时不时地跳出来与观众进行交流。影片模糊艺术与现实的界限,游走于真实与幻象的独特的视听语言也是极有意思。对于人物心理的描写和性格的呈现直接而简单。比如艾尔维在阳台上与安妮的那段对话,一边说话直接有字幕弹出反应的心理活动,不得不说伍迪对电影的理解就是:我想告诉你什么,我就拍出什么。观众也不用绞尽脑汁地思考,就能在轻松诙谐的氛围中感受生活的味道。

    最后再来说说《安妮霍尔》中的经典台词:

    “听着,听着,吻我一下。 —真的吗? —为什么不?因为我们会呆到很晚才回家,是吗?我们还没有接过吻,所有总有些不自在,我会一直在想该什么时候吻你之类。所以我们现在吻一下,就可以克服紧张,然后我们就可以去吃饭了,行吗?好了,现在我们可以去消化食物了。”艾尔维高超的撩妹技术也是很多女子都无理拒绝的,可面对安妮的明朗,乐观与率真,最终他们的爱情还是“男女关系就象一只鲨鱼,必须一直向前,否则就是死亡,我想现在我们手里的已经是条死鱼了”。在分手几年后,两人相遇,谈论着两人都捧腹的话题,可握手分别的时候,响起了安妮优雅悲情的歌声,这是艾尔维才认识到,安妮是多么一个好的女人,于是,他又想到了一个笑话:“你知道,有个家伙去看精神病医生,他说:‘大夫,我兄弟疯了,他以为他自己是一只鸡。’医生说:‘那你怎么不把他带来?’那家伙说:‘我是想带他来的,可是我需要鸡蛋呀。’你看,我想这就是现在我对男女之间关系的感觉,你知道,它是完全非理性的、疯狂的,甚至荒谬的,但是我想我们还一直要经历这一切,因为我们大多数人都需要鸡蛋。”

    所以我们身边,少不了这些追求完美,可现实总是会让他们喋喋不休地抱怨的人,他们可能是悲观主义者,也可能是幻想主义者,他们受不了长篇大论,夸夸其谈,却又无法表达自己的观点,然后用一些漫无边际,甚至抵毁的语气,一些不痛不痒的批评自言自语着。也许艺术可以追求完美,但生活并不允许。

    本文由四不像图香港正版发布于影视前线,转载请注明出处:漫步失恋花园,幸运的悲观主义者

    关键词:

上一篇:竟是错付,时光一逝永不回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