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四不像图香港正版 > 关于娱乐 > 第41-81集语录

第41-81集语录

发布时间:2019-08-31 16:58编辑:关于娱乐浏览(179)

    第41集--------------

    第41集--------------

    郭芙蓉(对吕秀才):你说咱俩能走到今天,是不是个奇迹啊?

    郭芙蓉(对吕秀才):你说咱俩能走到今天,是不是个奇迹啊?

    吕秀才(教郭芙蓉):(深呼吸)世界如此美妙,我却如此暴躁,这样不好,不好……

    吕秀才(教郭芙蓉):(深呼吸)世界如此美妙,我却如此暴躁,这样不好,不好……

    李大嘴(对杨蕙兰):你在我心里,那就是贤惠的代名词。

    李大嘴(对杨蕙兰):你在我心里,那就是贤惠的代名词。

    李大嘴:近墨者黑,近猪者臭。

    李大嘴:近墨者黑,近猪者臭。

    李大嘴:那不是杨蕙兰的嘛。
    佟湘玉:那我还是湘玉呢。

    李大嘴:那不是杨蕙兰的嘛。
    佟湘玉:那我还是湘玉呢。

    李大嘴:即便这是个骗局,那我也愿意往里钻。

    李大嘴:即便这是个骗局,那我也愿意往里钻。

    李大嘴:无论发生啥事儿,我也不能出卖杨蕙兰。

    李大嘴:无论发生啥事儿,我也不能出卖杨蕙兰。

    李大嘴(对杨蕙兰):你连他长啥样都不知道,你瞎喜欢啥呀?

    李大嘴(对杨蕙兰):你连他长啥样都不知道,你瞎喜欢啥呀?

    郭芙蓉(对李大嘴):姑奶奶今天不把你打得桃花满天红,你就不知道姑奶奶心花为谁开!

    郭芙蓉(对李大嘴):姑奶奶今天不把你打得桃花满天红,你就不知道姑奶奶心花为谁开!

    第42集--------------

    第42集--------------

    莫小贝:小郭姐姐,这就是你所谓的“御敌状态”呀?
    郭芙蓉:你懂什么,这就叫“进可攻退可守”。

    莫小贝:小郭姐姐,这就是你所谓的“御敌状态”呀?
    郭芙蓉:你懂什么,这就叫“进可攻退可守”。

    佟湘玉:看着挺胖的,脱了还是挺胖的。

    佟湘玉:看着挺胖的,脱了还是挺胖的。

    吕秀才:他很厉害吗?他跟你比怎么样?
    白展堂:半斤八两吧。我半斤废铁,他八两黄金。

    吕秀才:他很厉害吗?他跟你比怎么样?
    白展堂:半斤八两吧。我半斤废铁,他八两黄金。

    白展堂:其实你,也是我有史以来见过的最善良、最坚强的女人。

    白展堂:其实你,也是我有史以来见过的最善良、最坚强的女人。

    白展堂(对燕小六):这么多年来,我命再苦没怨过政府,点儿再背没怨过社会。

    白展堂(对燕小六):这么多年来,我命再苦没怨过政府,点儿再背没怨过社会。

    李大嘴:今儿晚上太阳不错啊。
    吕秀才:昨天晚上早点也很好。

    李大嘴:今儿晚上太阳不错啊。
    吕秀才:昨天晚上早点也很好。

    佟湘玉:我的神呀,稍不留意就是灭顶之灾。

    佟湘玉:我的神呀,稍不留意就是灭顶之灾。

    第43集--------------

    第43集--------------

    佟湘玉:拖下去!算帐!

    佟湘玉:拖下去!算帐!

    白展堂(对佟湘玉):我娘最恨被人威胁,逼急了她会亲自动手。

    白展堂(对佟湘玉):我娘最恨被人威胁,逼急了她会亲自动手。

    白三娘(对佟湘玉):就你这小家巧,还能蒙过我这老家贼呀?

    白三娘(对佟湘玉):就你这小家巧,还能蒙过我这老家贼呀?

    (郭芙蓉看到白三娘折腾佟湘玉)
    郭芙蓉(对吕秀才):得亏你娘死得早啊。

    (郭芙蓉看到白三娘折腾佟湘玉)
    郭芙蓉(对吕秀才):得亏你娘死得早啊。

    白三娘(对白展堂):再叫几声儿,娘存在心坎里,啥时候娘想你的时候,就调出来听听……

    白三娘(对白展堂):再叫几声儿,娘存在心坎里,啥时候娘想你的时候,就调出来听听……

    佟湘玉(对白三娘);这里的生活,虽然平淡,但并不乏味。虽然琐碎,但并不单调。

    佟湘玉(对白三娘);这里的生活,虽然平淡,但并不乏味。虽然琐碎,但并不单调。

    第44集--------------

    第44集--------------

    公孙乌龙:我数一二三。
    吕秀才:为什么要是三呢?你为什么不可以是九千六百八十七万三千二百二十四?

    公孙乌龙:我数一二三。
    吕秀才:为什么要是三呢?你为什么不可以是九千六百八十七万三千二百二十四?

    公孙乌龙的菩提颂:
    菩提树下全是宝,大伙学习要趁早。
    勤学多问为什么,这种态度才算好。
    每天晚上背一首,一辈子都会忘不掉。

    公孙乌龙的菩提颂:
    菩提树下全是宝,大伙学习要趁早。
    勤学多问为什么,这种态度才算好。
    每天晚上背一首,一辈子都会忘不掉。

    公孙乌龙:这血债吧,下辈子慢慢还呗。善哉呀善哉。

    公孙乌龙:这血债吧,下辈子慢慢还呗。善哉呀善哉。

    佟湘玉:我好悔呀,我当初就不应该嫁过来。如果不嫁过来,我的夫君也不会死。如果我的夫君不死,我也不会沦落到这么一个伤心的地方……

    佟湘玉:我好悔呀,我当初就不应该嫁过来。如果不嫁过来,我的夫君也不会死。如果我的夫君不死,我也不会沦落到这么一个伤心的地方……

    吕秀才(对公孙乌龙):以后动手之前,先默数三下。每数一下,想一个问题:
    一、他是来寻仇的吗?
    二、他会伤害你吗?
    三、他非得死吗?

    吕秀才(对公孙乌龙):以后动手之前,先默数三下。每数一下,想一个问题:
    一、他是来寻仇的吗?
    二、他会伤害你吗?
    三、他非得死吗?

    吕秀才(对公孙乌龙):(催眠)问世间是否此山最高,有仇的娃子像块宝,天若有情天亦老,恨你恨到忘不了,忘不了……

    吕秀才(对公孙乌龙):(催眠)问世间是否此山最高,有仇的娃子像块宝,天若有情天亦老,恨你恨到忘不了,忘不了……

    公孙乌龙(对吕秀才):谢谢你给我找一个杀你的理由。

    公孙乌龙(对吕秀才):谢谢你给我找一个杀你的理由。

    公孙乌龙(对佟湘玉):我老夫杀了这么多人了,还第一次看见笑着等死的。

    公孙乌龙(对佟湘玉):我老夫杀了这么多人了,还第一次看见笑着等死的。

    第45集--------------

    第45集--------------

    佟湘玉(对白展堂):说一句贴心的话,难道会死人吗?

    佟湘玉(对白展堂):说一句贴心的话,难道会死人吗?

    佟湘玉(对郭芙蓉):嘴下留人。

    佟湘玉(对郭芙蓉):嘴下留人。

    佟湘玉(对郭芙蓉):盼完糖人盼衣裳,盼完衣裳盼嫁妆,盼完嫁妆盼自由,盼完自由盼爱情,爱情来了,下一个,盼什么好呀?

    佟湘玉(对郭芙蓉):盼完糖人盼衣裳,盼完衣裳盼嫁妆,盼完嫁妆盼自由,盼完自由盼爱情,爱情来了,下一个,盼什么好呀?

    佟湘玉:你的目标是啥呀?
    郭芙蓉:当一个盖世女侠。
    佟湘玉:说近一点的。
    郭芙蓉:涨工钱。
    佟湘玉:这个比前一个还要远。

    佟湘玉:你的目标是啥呀?
    郭芙蓉:当一个盖世女侠。
    佟湘玉:说近一点的。
    郭芙蓉:涨工钱。
    佟湘玉:这个比前一个还要远。

    佟湘玉:你也有梦想?
    白展堂:当然有。
    佟湘玉:我就没有。
    白展堂:我分你一个。
    佟湘玉:好好好。

    佟湘玉:你也有梦想?
    白展堂:当然有。
    佟湘玉:我就没有。
    白展堂:我分你一个。
    佟湘玉:好好好。

    白展堂:清水衙门一日游。

    白展堂:清水衙门一日游。

    白展堂(对佟湘玉):情侣就得整天腻腻歪歪情情爱爱的呀?

    白展堂(对佟湘玉):情侣就得整天腻腻歪歪情情爱爱的呀?

    白展堂(对佟湘玉):你这是嫉妒啊,赤裸裸的嫉妒。

    白展堂(对佟湘玉):你这是嫉妒啊,赤裸裸的嫉妒。

    郭芙蓉(对佟湘玉):这就叫驯夫之道:心里再苦,不打退堂鼓。身上再痛,不许瞎哼哼。

    郭芙蓉(对佟湘玉):这就叫驯夫之道:心里再苦,不打退堂鼓。身上再痛,不许瞎哼哼。

    白展堂:把我化了都不能化它(免罪金牌)。

    白展堂:把我化了都不能化它(免罪金牌)。

    吕秀才(对白展堂):这个女人呐,就像花朵很难养的,你得多花些时间,好好照顾她。

    吕秀才(对白展堂):这个女人呐,就像花朵很难养的,你得多花些时间,好好照顾她。

    吕秀才(对白展堂):谈恋爱重的是质量,你不好好谈,数量再多也没用的。

    吕秀才(对白展堂):谈恋爱重的是质量,你不好好谈,数量再多也没用的。

    白展堂(对吕秀才)(说免罪金牌):这刑事管用,情事不管用啊。

    白展堂(对吕秀才)(说免罪金牌):这刑事管用,情事不管用啊。

    郭芙蓉(对佟湘玉):哇塞,美救英雄,好经典的呀。

    郭芙蓉(对佟湘玉):哇塞,美救英雄,好经典的呀。

    佟湘玉(说免罪金牌):这不明摆着让人犯罪吗?

    佟湘玉(说免罪金牌):这不明摆着让人犯罪吗?

    第46集--------------

    第46集--------------

    佟湘玉:不可能。急事儿能往信上插根鸡毛?摆明了是鸡毛蒜皮的事情。
    郭芙蓉:哇塞,你有没有搞错呀?大姐。

    佟湘玉:不可能。急事儿能往信上插根鸡毛?摆明了是鸡毛蒜皮的事情。
    郭芙蓉:哇塞,你有没有搞错呀?大姐。

    莫小贝的检查书:
    敬爱的嫂子:
    我怀着无比沉痛无比悔恨的心情,一遍遍地反思着我犯下的罪行。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我的罪行,不认不行。
    ——衡山派现任掌门莫小贝

    莫小贝的检查书:
    敬爱的嫂子:
    我怀着无比沉痛无比悔恨的心情,一遍遍地反思着我犯下的罪行。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我的罪行,不认不行。
    ——衡山派现任掌门莫小贝

    白展堂(对莫小贝):你要去啊?出了这个门儿,打一驴的,最多三五个月就到了。

    白展堂(对莫小贝):你要去啊?出了这个门儿,打一驴的,最多三五个月就到了。

    郭芙蓉(对莫小贝):你觉得我像个慈善家吗?

    郭芙蓉(对莫小贝):你觉得我像个慈善家吗?

    白展堂(对莫小贝):今儿不去啊,主要是因为咱明儿再去。

    白展堂(对莫小贝):今儿不去啊,主要是因为咱明儿再去。

    岳松涛:我不是——难道你是?

    岳松涛:我不是——难道你是?

    岳松涛:江湖本来就是弱肉强食。

    岳松涛:江湖本来就是弱肉强食。

    莫小贝(对岳松涛);到时候,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莫小贝(对岳松涛);到时候,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小米(对李大嘴):人生在世,要赌就要赌大的。

    小米(对李大嘴):人生在世,要赌就要赌大的。

    第47集--------------

    第47集--------------

    莫小贝(自称):天地无极宇宙第一超桃花美少女兼五岳剑派总盟主,括号江湖名号支持率第一。

    莫小贝(自称):天地无极宇宙第一超桃花美少女兼五岳剑派总盟主,括号江湖名号支持率第一。

    韩娟:也就是出门威风点儿,手头宽裕点儿,生活舒服点儿,没有别的好处。

    韩娟:也就是出门威风点儿,手头宽裕点儿,生活舒服点儿,没有别的好处。

    白展堂(对佟湘玉):你们女人怎么就那么虚荣呢?

    白展堂(对佟湘玉):你们女人怎么就那么虚荣呢?

    佟湘玉:人嘛,谁还没有个虚荣心。

    佟湘玉:人嘛,谁还没有个虚荣心。

    佟湘玉:只要不出人命,咋玩都不过分。

    佟湘玉:只要不出人命,咋玩都不过分。

    白展堂:我的名号是——能喝八两绝不喝半斤。

    白展堂:我的名号是——能喝八两绝不喝半斤。

    佟湘玉:小韩同学,明年的今日就是你的稽日。

    佟湘玉:小韩同学,明年的今日就是你的稽日。

    韩娟:鱼跟熊掌如何兼得?
    吕秀才:那是不可能的。
    韩娟:养一只会抓鱼的熊喽!

    韩娟:鱼跟熊掌如何兼得?
    吕秀才:那是不可能的。
    韩娟:养一只会抓鱼的熊喽!

    莫小贝(对佟湘玉);我哥他生前最爱看人出洋相了。

    莫小贝(对佟湘玉);我哥他生前最爱看人出洋相了。

    莫小贝:佟湘玉,算你狠!
    佟湘玉:莫小贝,你以为掌门的监护人那么好当吗?

    莫小贝:佟湘玉,算你狠!
    佟湘玉:莫小贝,你以为掌门的监护人那么好当吗?

    第48集--------------

    第48集--------------

    佟湘玉:你无情,你无耻,你无理取闹!
    白展堂:那你就不无情,不无耻,不无理取闹吗?
    佟湘玉:我哪里无情?哪里无耻?哪里无理取闹?
    白展堂:你哪里不无情?哪里不无耻?哪里不无理取闹?
    佟湘玉:我就算再怎么无情,再怎么无耻,再怎么无理取闹,也不会比你更无情,更无耻,更无理取闹!
    白展堂:好,那我就给你无情无耻无理取闹看看!
    佟湘玉:终于承认自己无情无耻无理取闹了吧?
    白展堂:我即使无情,即使无耻,即使无理取闹,也是被你无情无耻无理取闹给逼出来的!
    佟湘玉:就你无情无耻无理取闹!
    (一夜过去了)
    白展堂:你才无情,你才无耻,你才无理取闹。
    佟湘玉:你再这么无情,再这么无耻,再这么无理取闹……
    (鸡叫)
    佟湘玉:也该洗洗睡了。

    佟湘玉:你无情,你无耻,你无理取闹!
    白展堂:那你就不无情,不无耻,不无理取闹吗?
    佟湘玉:我哪里无情?哪里无耻?哪里无理取闹?
    白展堂:你哪里不无情?哪里不无耻?哪里不无理取闹?
    佟湘玉:我就算再怎么无情,再怎么无耻,再怎么无理取闹,也不会比你更无情,更无耻,更无理取闹!
    白展堂:好,那我就给你无情无耻无理取闹看看!
    佟湘玉:终于承认自己无情无耻无理取闹了吧?
    白展堂:我即使无情,即使无耻,即使无理取闹,也是被你无情无耻无理取闹给逼出来的!
    佟湘玉:就你无情无耻无理取闹!
    (一夜过去了)
    白展堂:你才无情,你才无耻,你才无理取闹。
    佟湘玉:你再这么无情,再这么无耻,再这么无理取闹……
    (鸡叫)
    佟湘玉:也该洗洗睡了。

    白展堂(对佟湘玉):我虽然长得白,可我不想当小白脸儿。

    白展堂(对佟湘玉):我虽然长得白,可我不想当小白脸儿。

    佟湘玉(对白展堂):感情归感情,生意归生意。

    佟湘玉(对白展堂):感情归感情,生意归生意。

    吕秀才(对白展堂):这年头又没有电脑,又没有复印机,我得写上好几百年呢。没准能写到二零零五年去。

    吕秀才(对白展堂):这年头又没有电脑,又没有复印机,我得写上好几百年呢。没准能写到二零零五年去。

    白展堂:万能的苍天啊,你要是够意思的话,就给我们哥俩下场黄金雨。

    白展堂:万能的苍天啊,你要是够意思的话,就给我们哥俩下场黄金雨。

    白展堂:小郭,你真是个小天才呀。

    白展堂:小郭,你真是个小天才呀。

    佟湘玉(对郭芙蓉):从感情上,我希望他们赚钱。但是从理智上,我希望他们赔得血本无归。……不摔跤怎么学会走路?不吃亏哪知道人生的辛苦?

    佟湘玉(对郭芙蓉):从感情上,我希望他们赚钱。但是从理智上,我希望他们赔得血本无归。……不摔跤怎么学会走路?不吃亏哪知道人生的辛苦?

    郭芙蓉(对吕秀才):有钱没钱,跟幸不幸福有关系吗?……我要的,是你。

    郭芙蓉(对吕秀才):有钱没钱,跟幸不幸福有关系吗?……我要的,是你。

    第49集--------------

    第49集--------------

    吕秀才(对郭芙蓉):再苦不能苦孩子,再穷不能穷教育啊。

    吕秀才(对郭芙蓉):再苦不能苦孩子,再穷不能穷教育啊。

    白展堂:人家特意为小贝这事儿来的。
    佟湘玉:那就让她特意为小贝走吧。

    白展堂:人家特意为小贝这事儿来的。
    佟湘玉:那就让她特意为小贝走吧。

    慕容子(对白展堂):读者需要的是血淋淋的真相啊。

    慕容子(对白展堂):读者需要的是血淋淋的真相啊。

    白展堂(对慕容子):江湖最大的祸患就是你!

    白展堂(对慕容子):江湖最大的祸患就是你!

    佟湘玉(对吕秀才):关中大侠才是正宗货。
    郭芙蓉(对吕秀才):而且是朝廷认证的喔!

    佟湘玉(对吕秀才):关中大侠才是正宗货。
    郭芙蓉(对吕秀才):而且是朝廷认证的喔!

    莫小贝(对郭芙蓉):说人坏话嘛,我最拿手。

    莫小贝(对郭芙蓉):说人坏话嘛,我最拿手。

    慕容子(写吕秀才):黄金白璧买歌笑,一醉累月轻王侯。

    慕容子(写吕秀才):黄金白璧买歌笑,一醉累月轻王侯。

    李大嘴(对慕容子):大姐大姐,你这还有谱没谱啊?

    李大嘴(对慕容子):大姐大姐,你这还有谱没谱啊?

    慕容子:看郭靖杨过,不通文采。乔峰段誉,略嫌老套。一代宗师东方不败,只知深闺绣花鸟啊。

    慕容子:看郭靖杨过,不通文采。乔峰段誉,略嫌老套。一代宗师东方不败,只知深闺绣花鸟啊。

    白展堂(说吕秀才):这么伟大的一个侠客,一点儿武功都不会,这不是现成的唐僧肉嘛?

    白展堂(说吕秀才):这么伟大的一个侠客,一点儿武功都不会,这不是现成的唐僧肉嘛?

    慕容子:我是一个自律的撰稿人,请相信我的职业操守。

    慕容子:我是一个自律的撰稿人,请相信我的职业操守。

    莫小贝(对慕容子):你是我见过的最厉害的马屁精。

    莫小贝(对慕容子):你是我见过的最厉害的马屁精。

    慕容子(说吕秀才):像他这种博大的胸怀,已经超出了我的描述能力了。

    慕容子(说吕秀才):像他这种博大的胸怀,已经超出了我的描述能力了。

    第50集--------------

    第50集--------------

    邢捕头:我绝不会给任何人腐蚀我的机会。

    邢捕头:我绝不会给任何人腐蚀我的机会。

    邢捕头:造谣是要有证据的!

    邢捕头:造谣是要有证据的!

    邢捕头:有觉悟才会有进步,我看好你呦。

    邢捕头:有觉悟才会有进步,我看好你呦。

    邢捕头:我是让你们帮我改毛病,别趁机糟践我啊。

    邢捕头:我是让你们帮我改毛病,别趁机糟践我啊。

    郭芙蓉(对吕秀才):要不要我给你捶捶腿捏捏肩,熬锅鸡汤尝尝鲜?

    郭芙蓉(对吕秀才):要不要我给你捶捶腿捏捏肩,熬锅鸡汤尝尝鲜?

    邢捕头:我有信心决心以及恒心。

    邢捕头:我有信心决心以及恒心。

    白展堂:少男情怀总是诗。

    白展堂:少男情怀总是诗。

    佟湘玉(对燕小六):三条腿的蛤蟆难找,两条腿的捕快还不好找呀?

    佟湘玉(对燕小六):三条腿的蛤蟆难找,两条腿的捕快还不好找呀?

    佟湘玉:就小六那点武功,还吕布?貂蝉都打不过。

    佟湘玉:就小六那点武功,还吕布?貂蝉都打不过。

    第51集--------------

    第51集--------------

    燕小六:帮我照顾好我七舅姥爷的三外甥女和她前一个丈母娘。

    燕小六:帮我照顾好我七舅姥爷的三外甥女和她前一个丈母娘。

    吕秀才(对白展堂):能把鼻子撞得红而不肿,酸而不痛,不愧是传说中的盗圣。

    吕秀才(对白展堂):能把鼻子撞得红而不肿,酸而不痛,不愧是传说中的盗圣。

    吕秀才:我们这个戏的主题就是反对暴力,可她(郭芙蓉)处处施暴。

    吕秀才:我们这个戏的主题就是反对暴力,可她(郭芙蓉)处处施暴。

    郭芙蓉(对佟湘玉):让我们尽弃前嫌、携手并进、轰轰烈烈地守一辈子活寡!

    郭芙蓉(对佟湘玉):让我们尽弃前嫌、携手并进、轰轰烈烈地守一辈子活寡!

    燕小六:废话,你怎么知道是个老头呢?
    白展堂:你才废话呢,小伙能找钱夫人吗?
    燕小六:那你不也看上佟掌柜了吗?

    燕小六:废话,你怎么知道是个老头呢?
    白展堂:你才废话呢,小伙能找钱夫人吗?
    燕小六:那你不也看上佟掌柜了吗?

    白展堂:有一部分女性啊,是属于特别有女人味的,让人一看了就想犯罪的。
    佟湘玉:比如?
    白展堂:除郭芙蓉以外,绝大部分女性均有此特点。但还有一部分女性,既有女人味,又让人不想犯罪,比如说你。

    白展堂:有一部分女性啊,是属于特别有女人味的,让人一看了就想犯罪的。
    佟湘玉:比如?
    白展堂:除郭芙蓉以外,绝大部分女性均有此特点。但还有一部分女性,既有女人味,又让人不想犯罪,比如说你。

    祝无双:你有没有听说过“聪明人说有,小笨蛋说没有”的故事?
    郭芙蓉:没有啊。

    祝无双:你有没有听说过“聪明人说有,小笨蛋说没有”的故事?
    郭芙蓉:没有啊。

    吕秀才:你大人不计小人过,宰相肚里能撑船,月落乌啼霜满天,夫妻双双把家还。

    吕秀才:你大人不计小人过,宰相肚里能撑船,月落乌啼霜满天,夫妻双双把家还。

    第52集--------------

    第52集--------------

    佟石头(对白展堂):是男人的话,把你媳妇管一下。

    佟石头(对白展堂):是男人的话,把你媳妇管一下。

    祝无双、郭芙蓉:白驼山壮骨粉,青春的粉,友谊的粉。看着很像面粉,吃着更像面粉。

    祝无双、郭芙蓉:白驼山壮骨粉,青春的粉,友谊的粉。看着很像面粉,吃着更像面粉。

    白展堂:这女人啊,不温柔没关系,不体贴也无所谓,只要咱想喝酒的时候,她能给咱热一下,这辈子就值啦!

    白展堂:这女人啊,不温柔没关系,不体贴也无所谓,只要咱想喝酒的时候,她能给咱热一下,这辈子就值啦!

    燕小六:以后见了狗,如同见了我。见了我,……那还如同见了我。

    燕小六:以后见了狗,如同见了我。见了我,……那还如同见了我。

    白展堂:老虎不发威,你当我是Hello Kitty!

    白展堂:老虎不发威,你当我是Hello Kitty!

    佟湘玉:(歌)我不是黄蓉,我不会武功,我没有靖哥哥和完美的爱情。

    佟湘玉:(歌)我不是黄蓉,我不会武功,我没有靖哥哥和完美的爱情。

    白展堂(对吕秀才):人都不让你曰完呢,更何况一狗呢!

    白展堂(对吕秀才):人都不让你曰完呢,更何况一狗呢!

    郭芙蓉:这只狗,在它们宠物界,就相当于西方不败。

    郭芙蓉:这只狗,在它们宠物界,就相当于西方不败。

    吕秀才:这种以小搏大以卵击石的勇气,值得我们学习学习再学习。

    吕秀才:这种以小搏大以卵击石的勇气,值得我们学习学习再学习。

    白展堂(对李大嘴):那狗不属狗还属猫啊?

    白展堂(对李大嘴):那狗不属狗还属猫啊?

    燕小六:(快板)竹板这么一打呀,别的咱不夸,夸一夸同福客栈的薄皮大包子。这包子好在哪?连狗都不吃它,它第一皮太厚啊,它第二味太差。外带搁上耗子药,还是假冒伪劣的。

    燕小六:(快板)竹板这么一打呀,别的咱不夸,夸一夸同福客栈的薄皮大包子。这包子好在哪?连狗都不吃它,它第一皮太厚啊,它第二味太差。外带搁上耗子药,还是假冒伪劣的。

    第53集--------------

    第53集--------------

    祝无双:帮我照顾好我大师兄未婚妻的小姑子!

    祝无双:帮我照顾好我大师兄未婚妻的小姑子!

    燕小六(对祝无双):我预言,不出七十年,你肯定是七侠镇的下一任捕头。

    燕小六(对祝无双):我预言,不出七十年,你肯定是七侠镇的下一任捕头。

    祝无双:一次掌嘴,两次砍腿,三次让你变成刀下鬼!

    祝无双:一次掌嘴,两次砍腿,三次让你变成刀下鬼!

    燕小六:我的神呀,上帝呀,以及老天爷呀。

    燕小六:我的神呀,上帝呀,以及老天爷呀。

    燕小六(对包大仁):你姓嘛?叫嘛?从哪儿来?到哪儿去?家里几口人?人均几亩地?地里几头牛?

    燕小六(对包大仁):你姓嘛?叫嘛?从哪儿来?到哪儿去?家里几口人?人均几亩地?地里几头牛?

    祝无双:光说不练假把式,光练不说傻把式。

    祝无双:光说不练假把式,光练不说傻把式。

    包大仁的诗:
    开封有个包青天,铁面无私辩忠奸。
    有朝一日轮到我,敢叫包公羞红脸。

    包大仁的诗:
    开封有个包青天,铁面无私辩忠奸。
    有朝一日轮到我,敢叫包公羞红脸。

    燕小六(说包大仁):我明白了,我明白了,这小子也是个唱快板的!

    燕小六(说包大仁):我明白了,我明白了,这小子也是个唱快板的!

    锦衣卫展堂(对包大仁):你已经是这么大的官呐,这么大的官胆子怎么这么小嘛。

    锦衣卫展堂(对包大仁):你已经是这么大的官呐,这么大的官胆子怎么这么小嘛。

    燕小六(对吕秀才):我又没真的想亲她(郭芙蓉)。(干咳)
    祝无双:确实没亲,要亲早亲了,哪还用等到现在。
    (吕秀才、郭芙蓉不满)
    燕小六:这可是她说的,跟我没关系啊。
    祝无双:确实没有关系,要有关系早有了,哪里还轮得上你呀。
    燕小六(对祝无双):不是,你这孩子……
    祝无双:确实没有孩子,要有孩子早有了,养到现在可以打酱油了。

    燕小六(对吕秀才):我又没真的想亲她(郭芙蓉)。(干咳)
    祝无双:确实没亲,要亲早亲了,哪还用等到现在。
    (吕秀才、郭芙蓉不满)
    燕小六:这可是她说的,跟我没关系啊。
    祝无双:确实没有关系,要有关系早有了,哪里还轮得上你呀。
    燕小六(对祝无双):不是,你这孩子……
    祝无双:确实没有孩子,要有孩子早有了,养到现在可以打酱油了。

    佟湘玉:……一路往北到西伯利亚转乘雪橇,直达北极圈。然后再从阿拉斯加一路向南,横穿赤道,长途跋涉,直达南极圈的冻土层。然后……
    其他人:还要走啊?
    佟湘玉:最后一步,到达南极圈之后,带足干粮和水,转搭火箭,飞入太空,在火星表层降落,开始全新的生活。
    (音乐响起,众人仰望空中,向往状)
    吕秀才:要是到了火星还有追兵呢?
    (众人对秀才一顿暴揍)
    佟湘玉:那就只有离开太阳系了。

    佟湘玉:……一路往北到西伯利亚转乘雪橇,直达北极圈。然后再从阿拉斯加一路向南,横穿赤道,长途跋涉,直达南极圈的冻土层。然后……
    其他人:还要走啊?
    佟湘玉:最后一步,到达南极圈之后,带足干粮和水,转搭火箭,飞入太空,在火星表层降落,开始全新的生活。
    (音乐响起,众人仰望空中,向往状)
    吕秀才:要是到了火星还有追兵呢?
    (众人对秀才一顿暴揍)
    佟湘玉:那就只有离开太阳系了。

    歌:你是风儿我是沙,凄凄惨惨走天涯……

    歌:你是风儿我是沙,凄凄惨惨走天涯……

    燕小六:好,很好,非常以及特别极其的很好。

    燕小六:好,很好,非常以及特别极其的很好。

    第54集--------------

    第54集--------------

    祝无双:无双、展堂,还挺押韵的……
    燕小六:叫二胖岂不更押韵?

    祝无双:无双、展堂,还挺押韵的……
    燕小六:叫二胖岂不更押韵?

    祝无双:那你举着夜壶干嘛?
    包大仁:我想洗个澡不可以啊?
    祝无双:你用夜壶洗澡啊?
    包大仁:各人有各人的习惯,不可以吗?

    祝无双:那你举着夜壶干嘛?
    包大仁:我想洗个澡不可以啊?
    祝无双:你用夜壶洗澡啊?
    包大仁:各人有各人的习惯,不可以吗?

    佟湘玉(对包大仁):一看就是个蹲大狱的料儿。

    佟湘玉(对包大仁):一看就是个蹲大狱的料儿。

    (莫小贝捅了马蜂窝)
    白展堂:多亏我跑的快啊,不然我就成了白展胖了。

    (莫小贝捅了马蜂窝)
    白展堂:多亏我跑的快啊,不然我就成了白展胖了。

    锦衣卫展堂(对佟湘玉):对罪犯的同情,就是对百姓的犯罪。

    锦衣卫展堂(对佟湘玉):对罪犯的同情,就是对百姓的犯罪。

    白展堂(对包大仁):反正不是胸疼就是腰疼,不是腰疼就是肚子疼,你自己选吧。

    白展堂(对包大仁):反正不是胸疼就是腰疼,不是腰疼就是肚子疼,你自己选吧。

    第55集--------------

    第55集--------------

    包大仁:苍天呐,你是高度近视加散光,还是青光老花白内障啊!你瞎成这个样子,你也不去做个视网膜手术啊?

    包大仁:苍天呐,你是高度近视加散光,还是青光老花白内障啊!你瞎成这个样子,你也不去做个视网膜手术啊?

    包大仁:我包大仁有生之年不再杀生,不再吃荤。……鱼肉除外,虾蟹除外,贝壳类、爬行动物类除外。

    包大仁:我包大仁有生之年不再杀生,不再吃荤。……鱼肉除外,虾蟹除外,贝壳类、爬行动物类除外。

    锦衣卫展堂:任何的争吵都没有意义嘛。

    锦衣卫展堂:任何的争吵都没有意义嘛。

    郭芙蓉(对包大仁):拜托again,连块墓碑都写不利索。

    郭芙蓉(对包大仁):拜托again,连块墓碑都写不利索。

    佟湘玉:我这也是为了朝廷,为了百姓。
    白展堂:我也是百姓啊,谁为我着想了?

    佟湘玉:我这也是为了朝廷,为了百姓。
    白展堂:我也是百姓啊,谁为我着想了?

    燕小六(说包大仁):这人怎么比我还拧呢。

    燕小六(说包大仁):这人怎么比我还拧呢。

    第56集--------------

    第56集--------------

    锦衣卫展堂:一般一般,东厂第三。

    锦衣卫展堂:一般一般,东厂第三。

    第57集--------------

    第57集--------------

    吕秀才写给郭芙蓉的诗:
    风送相思满绣床,夜来促织亦成双。
    闲情正在搁笔处,笑看伊人贴花黄。

    吕秀才写给郭芙蓉的诗:
    风送相思满绣床,夜来促织亦成双。
    闲情正在搁笔处,笑看伊人贴花黄。

    李大嘴:但这次我以我的人格起誓。
    众人:第三十八次。
    李大嘴:我以我的生命起誓。
    众人:第六十五次。

    李大嘴:但这次我以我的人格起誓。
    众人:第三十八次。
    李大嘴:我以我的生命起誓。
    众人:第六十五次。

    李大嘴:疯还是不疯,这是一个问题。是默然忍受掌柜的苛刻的管理,还是挺身反戈用自己的力量把她解决,这两种,哪一种更高贵?如果仅仅是疯了就能让我回家,那正是我所需要的。疯了,傻了,糊涂了……那么在我疯了之后我要做些什么?我得好好想一想。

    李大嘴:疯还是不疯,这是一个问题。是默然忍受掌柜的苛刻的管理,还是挺身反戈用自己的力量把她解决,这两种,哪一种更高贵?如果仅仅是疯了就能让我回家,那正是我所需要的。疯了,傻了,糊涂了……那么在我疯了之后我要做些什么?我得好好想一想。

    郭芙蓉:既然是孵出来的,就叫“蛋生”好了。

    郭芙蓉:既然是孵出来的,就叫“蛋生”好了。

    燕小六:依照本捕头的观点,所有犯罪可以归结到以下六个字上——时间,地点,以及人物。

    燕小六:依照本捕头的观点,所有犯罪可以归结到以下六个字上——时间,地点,以及人物。

    燕小六(对李大嘴):可是佟掌柜呢,细皮嫩肉的,一豆腐下去,还不砸个半死啊?

    燕小六(对李大嘴):可是佟掌柜呢,细皮嫩肉的,一豆腐下去,还不砸个半死啊?

    白展堂(对燕小六):你这孩子怎么油盐不进呢?

    白展堂(对燕小六):你这孩子怎么油盐不进呢?

    第58集--------------

    第58集--------------

    祝无双(对燕小六):你不要忘了,你是个捕快,你不是恶霸!

    祝无双(对燕小六):你不要忘了,你是个捕快,你不是恶霸!

    白展堂(对李大嘴):私开官锁,等于劫狱。

    白展堂(对李大嘴):私开官锁,等于劫狱。

    吕秀才(对李大嘴):你得反思呦。

    吕秀才(对李大嘴):你得反思呦。

    李大嘴(对南宫残花):您这爱心也忒泛滥了吧……

    李大嘴(对南宫残花):您这爱心也忒泛滥了吧……

    郭芙蓉(说南宫残花):原来以为,掌柜的是唠叨大师,没想到来了一唠叨之神。

    郭芙蓉(说南宫残花):原来以为,掌柜的是唠叨大师,没想到来了一唠叨之神。

    南宫残花:音乐跟做人一样,一旦上了境界就再也下不来了。

    南宫残花:音乐跟做人一样,一旦上了境界就再也下不来了。

    南宫残花:那是悲伤的泪水,绝望的泪水。
    郭芙蓉:你看我的,我这是饥饿的泪水,抓狂的泪水。

    南宫残花:那是悲伤的泪水,绝望的泪水。
    郭芙蓉:你看我的,我这是饥饿的泪水,抓狂的泪水。

    第59集--------------

    第59集--------------

    白展堂(对佟湘玉):你天生的一副老婆脸,又好看又耐看,就连两个眼袋都长得恰到好处。

    白展堂(对佟湘玉):你天生的一副老婆脸,又好看又耐看,就连两个眼袋都长得恰到好处。

    郭芙蓉(对佟湘玉):摊上你这么个掌柜的,也不知道是福还是祸。

    郭芙蓉(对佟湘玉):摊上你这么个掌柜的,也不知道是福还是祸。

    白展堂:我是胆小,但不代表我脾气好。

    白展堂:我是胆小,但不代表我脾气好。

    白展堂:小风吹着小手儿拉着小话儿哄着……

    白展堂:小风吹着小手儿拉着小话儿哄着……

    佟湘玉:只要能听到甜言蜜语,我就是疼死,也要听个够。

    佟湘玉:只要能听到甜言蜜语,我就是疼死,也要听个够。

    郭芙蓉:反正呢进去以后就捡好听的说,最好能唱。
    莫小贝:为什么?
    郭芙蓉:说的没有唱的好听嘛。

    郭芙蓉:反正呢进去以后就捡好听的说,最好能唱。
    莫小贝:为什么?
    郭芙蓉:说的没有唱的好听嘛。

    白展堂(对莫小贝):来一个不悲不喜,又悲又喜,悲中带喜,喜中带悲的。

    白展堂(对莫小贝):来一个不悲不喜,又悲又喜,悲中带喜,喜中带悲的。

    南宫残花(对白展堂):师姐这种情况,必须要有千年人参,少一年都不行。

    南宫残花(对白展堂):师姐这种情况,必须要有千年人参,少一年都不行。

    南宫残花:浓缩就是精华。

    南宫残花:浓缩就是精华。

    郭芙蓉:这人呐,什么时候都得给自己留条后路。

    郭芙蓉:这人呐,什么时候都得给自己留条后路。

    佟湘玉: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东西南北中发白、所到之处无不披靡而求索。

    佟湘玉: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东西南北中发白、所到之处无不披靡而求索。

    第60集--------------

    第60集--------------

    佟湘玉:十分非常以及Very的聪明。

    佟湘玉:十分非常以及Very的聪明。

    佟湘玉:人生识字忧患使,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轻舟已过万重山。

    佟湘玉:人生识字忧患使,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轻舟已过万重山。

    佟湘玉: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该出手时就出手,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

    佟湘玉: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该出手时就出手,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

    郭芙蓉:小贝呀,姐姐送你一个日本名。
    莫小贝:好呀好呀。
    郭芙蓉:死心眼子。

    郭芙蓉:小贝呀,姐姐送你一个日本名。
    莫小贝:好呀好呀。
    郭芙蓉:死心眼子。

    佟湘玉:所谓少小不努力,老大徒伤悲。明日复明日,明日何其多。多行不义必自毙,必有一款适合你。您瞧准了,蓝天六必治C!

    佟湘玉:所谓少小不努力,老大徒伤悲。明日复明日,明日何其多。多行不义必自毙,必有一款适合你。您瞧准了,蓝天六必治C!

    郭芙蓉:出淤泥而不染,居茅厕而不臭。

    郭芙蓉:出淤泥而不染,居茅厕而不臭。

    白展堂(对佟湘玉):悄悄话指的是内容不是音量。

    白展堂(对佟湘玉):悄悄话指的是内容不是音量。

    白展堂:你就让我自甘堕落吧,就让我在黑暗中慢慢腐朽吧。
    佟湘玉:巧了,我最拿手的就是化腐朽为神奇。

    白展堂:你就让我自甘堕落吧,就让我在黑暗中慢慢腐朽吧。
    佟湘玉:巧了,我最拿手的就是化腐朽为神奇。

    佟湘玉(对莫小贝):嫂子决定亲自亲见以及亲密无间地拥抱你一下。

    佟湘玉(对莫小贝):嫂子决定亲自亲见以及亲密无间地拥抱你一下。

    佟湘玉(对南宫残花):这份工作光荣得一塌糊涂。

    佟湘玉(对南宫残花):这份工作光荣得一塌糊涂。

    第61集--------------

    第61集--------------

    李大嘴(说白展堂、佟湘玉):真羡慕他们,连分手的场面都那么大。

    李大嘴(说白展堂、佟湘玉):真羡慕他们,连分手的场面都那么大。

    白展堂(对佟湘玉):求你了,快点求我啊。

    白展堂(对佟湘玉):求你了,快点求我啊。

    白展堂(说佟湘玉):不管她是否真心跟我分手,我对她永远不离不弃。

    白展堂(说佟湘玉):不管她是否真心跟我分手,我对她永远不离不弃。

    郭芙蓉:都这时候了,面子还能包饺子吃啊?

    郭芙蓉:都这时候了,面子还能包饺子吃啊?

    吕秀才(对白展堂):老白,我今天才明白啥叫男子汉,对你的崇拜又加深了一百多层。

    吕秀才(对白展堂):老白,我今天才明白啥叫男子汉,对你的崇拜又加深了一百多层。

    (白展堂与佟湘玉闹脾气,欲离开,场面僵住了)
    燕小六:他们为嘛不说话?难道被人点了穴?可我没看见谁出手啊。难不成是高手?嗯,一定是高手……有嘛事冲我来!

    (白展堂与佟湘玉闹脾气,欲离开,场面僵住了)
    燕小六:他们为嘛不说话?难道被人点了穴?可我没看见谁出手啊。难不成是高手?嗯,一定是高手……有嘛事冲我来!

    白展堂:实战永远比理论更重要。

    白展堂:实战永远比理论更重要。

    白展堂:站在天堂看地狱,人生就像情景剧。站在地狱看天堂,为谁辛苦为谁忙。

    白展堂:站在天堂看地狱,人生就像情景剧。站在地狱看天堂,为谁辛苦为谁忙。

    恭长张(对小米):你见过哪个好人向乞丐要钱啊?

    恭长张(对小米):你见过哪个好人向乞丐要钱啊?

    白展堂(对恭长张):中了我的葵花点穴手还能继续活动的,您是第一个。

    白展堂(对恭长张):中了我的葵花点穴手还能继续活动的,您是第一个。

    恭长张(对白展堂):我只听说过白斩鸡,没听说过白展堂。

    恭长张(对白展堂):我只听说过白斩鸡,没听说过白展堂。

    第62集--------------

    第62集--------------

    郭芙蓉:感觉就像是为了分手而分手一样。

    郭芙蓉:感觉就像是为了分手而分手一样。

    佟湘玉(说看彩虹):绚烂过后就是一片空白,心里头只剩下失望。

    佟湘玉(说看彩虹):绚烂过后就是一片空白,心里头只剩下失望。

    佟湘玉:男人跟女人不一样。平淡而温馨,对我来说就是一切。对展堂呢,一文不值。

    佟湘玉:男人跟女人不一样。平淡而温馨,对我来说就是一切。对展堂呢,一文不值。

    白展堂(对吕秀才):你过的是阳关道,我过的是独木桥。
    李大嘴:那我还是高空走钢丝呢。

    白展堂(对吕秀才):你过的是阳关道,我过的是独木桥。
    李大嘴:那我还是高空走钢丝呢。

    白展堂:湘玉对我是感激大于喜欢,还有依赖,这一点可能她自己都不知道。

    白展堂:湘玉对我是感激大于喜欢,还有依赖,这一点可能她自己都不知道。

    郭芙蓉(说佟湘玉):她只是提前进入更年期而已。

    郭芙蓉(说佟湘玉):她只是提前进入更年期而已。

    佟湘玉:我可是点苍山七绝宫的第九代宫主。

    佟湘玉:我可是点苍山七绝宫的第九代宫主。

    佟湘玉:女人呀,就是应该对自己好一点。

    佟湘玉:女人呀,就是应该对自己好一点。

    佟湘玉(对祝无双):任何人都会背叛你,只有首饰和衣裳不会。

    佟湘玉(对祝无双):任何人都会背叛你,只有首饰和衣裳不会。

    佟湘玉(对郭芙蓉):现买现穿这才叫舍命Shopping。

    佟湘玉(对郭芙蓉):现买现穿这才叫舍命Shopping。

    郭芙蓉(对吕秀才):只是配合一下情绪,没有别的意思。

    郭芙蓉(对吕秀才):只是配合一下情绪,没有别的意思。

    莫小贝:为了白大哥,吃再多苦,就当自己是二百五。
    郭芙蓉:受再多罪,只当自己是窝囊废。
    二人握手:与君共勉。

    莫小贝:为了白大哥,吃再多苦,就当自己是二百五。
    郭芙蓉:受再多罪,只当自己是窝囊废。
    二人握手:与君共勉。

    吕秀才(说谢仲达):我看他的脑子好像似乎大概有点不够用了。

    吕秀才(说谢仲达):我看他的脑子好像似乎大概有点不够用了。

    吕秀才:只要是人就一定有毛病。

    吕秀才:只要是人就一定有毛病。

    吕秀才:兵法说的好,没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没毛病培养毛病也要挑。

    吕秀才:兵法说的好,没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没毛病培养毛病也要挑。

    第63集--------------

    第63集--------------

    佟湘玉(对郭芙蓉):郑重地送给你四个字,洗洗睡吧。

    佟湘玉(对郭芙蓉):郑重地送给你四个字,洗洗睡吧。

    佟湘玉:不要忘了,我是掌柜的。肩膀上还有该负的责任。谁都能倒下,只有我不能!

    佟湘玉:不要忘了,我是掌柜的。肩膀上还有该负的责任。谁都能倒下,只有我不能!

    佟湘玉:我的心是铁打的。

    佟湘玉:我的心是铁打的。

    黄豆豆:只要给够加班费,当牛做马无所谓。

    黄豆豆:只要给够加班费,当牛做马无所谓。

    第64集--------------

    第64集--------------

    白展堂(对祝无双):你说你挺大一个人,看上去人高马大的,脑容量怎么一点不见长啊?

    白展堂(对祝无双):你说你挺大一个人,看上去人高马大的,脑容量怎么一点不见长啊?

    佟湘玉:越简单的计划就越有效,越复杂的计划漏洞就越多。

    佟湘玉:越简单的计划就越有效,越复杂的计划漏洞就越多。

    佟湘玉:只要能把展堂救出来,就是下十八层地狱我也不会在乎的。

    佟湘玉:只要能把展堂救出来,就是下十八层地狱我也不会在乎的。

    佟湘玉:我活到现在连个安慰奖都没有中过。

    佟湘玉:我活到现在连个安慰奖都没有中过。

    佟湘玉:谈判的时候要讲普通话。

    佟湘玉:谈判的时候要讲普通话。

    第65集--------------

    第65集--------------

    白展堂(对郭芙蓉):会武功就得遭歧视啊?会武功就不能有脆弱的时候啊?

    白展堂(对郭芙蓉):会武功就得遭歧视啊?会武功就不能有脆弱的时候啊?

    白展堂:给我弄本《挪威森林》看看。
    吕秀才:我们这什么朝代啊?哪有这么小资的书啊?
    白展堂:没有就给我写一本。

    白展堂:给我弄本《挪威森林》看看。
    吕秀才:我们这什么朝代啊?哪有这么小资的书啊?
    白展堂:没有就给我写一本。

    展红绫:有些事不是自己能控制得住的。

    展红绫:有些事不是自己能控制得住的。

    第66集--------------

    第66集--------------

    郭蔷薇(对郭芙蓉):我说的那个溜,是溜冰的溜啊。现在京城都在下雪,满地都是冰。我是穿着冰刀,溜——出来的。

    郭蔷薇(对郭芙蓉):我说的那个溜,是溜冰的溜啊。现在京城都在下雪,满地都是冰。我是穿着冰刀,溜——出来的。

    佟湘玉(对郭芙蓉):这件事情已经在我脆弱的心灵上,蒙上了一层抹不去的阴影。

    佟湘玉(对郭芙蓉):这件事情已经在我脆弱的心灵上,蒙上了一层抹不去的阴影。

    郭蔷薇(对郭芙蓉):如果成熟就是畏首畏尾、胆小怕事的话,我宁愿一辈子都不要长大。

    郭蔷薇(对郭芙蓉):如果成熟就是畏首畏尾、胆小怕事的话,我宁愿一辈子都不要长大。

    郭芙蓉(对郭蔷薇):江湖——就是江湖。

    郭芙蓉(对郭蔷薇):江湖——就是江湖。

    郭芙蓉说书:
    颠倒黑白记(白展堂)
    添油加醋记(李大嘴)
    胡说八道记(吕秀才)

    郭芙蓉说书:
    颠倒黑白记(白展堂)
    添油加醋记(李大嘴)
    胡说八道记(吕秀才)

    郭芙蓉:正在此时,姬无命一个侧手翻,接着三个后空翻,接着空中转体一千八百度,又接着三千六百度。腾空以后,他以二百五十个托马斯全旋完成了全套动作。难度系数十,平均得分9.999。

    郭芙蓉:正在此时,姬无命一个侧手翻,接着三个后空翻,接着空中转体一千八百度,又接着三千六百度。腾空以后,他以二百五十个托马斯全旋完成了全套动作。难度系数十,平均得分9.999。

    (一二三被郭蔷薇打死,燕小六悲痛欲绝,众人安慰他)
    李大嘴:别哭了,三儿,别哭了。
    燕小六:谁三儿?六儿!
    白展堂:安息吧,六儿。
    燕小六:三儿!
    李大嘴:别别别哭了,三儿。
    燕小六:你就没说对过……

    (一二三被郭蔷薇打死,燕小六悲痛欲绝,众人安慰他)
    李大嘴:别哭了,三儿,别哭了。
    燕小六:谁三儿?六儿!
    白展堂:安息吧,六儿。
    燕小六:三儿!
    李大嘴:别别别哭了,三儿。
    燕小六:你就没说对过……

    佟湘玉:先要知道自己要什么,然后要用尽全力去争取,还要珍惜,这才是成熟的标志啊。

    佟湘玉:先要知道自己要什么,然后要用尽全力去争取,还要珍惜,这才是成熟的标志啊。

    吕秀才:空谷深山徒泣泪,啼鹃清夜哭先生。

    吕秀才:空谷深山徒泣泪,啼鹃清夜哭先生。

    第67集--------------

    第67集--------------

    祝无双(对吕秀才):面对姬无命的时候,你连死都不怕你还会怕这个?

    祝无双(对吕秀才):面对姬无命的时候,你连死都不怕你还会怕这个?

    白展堂:就好比说啊,一个人穿惯了绫罗绸缎,突然间见到一身亚麻衣裳,不知道的还以为是进口货呢。

    白展堂:就好比说啊,一个人穿惯了绫罗绸缎,突然间见到一身亚麻衣裳,不知道的还以为是进口货呢。

    郭巨侠(对吕秀才):撒谎会降低我对你的好感度哦。

    郭巨侠(对吕秀才):撒谎会降低我对你的好感度哦。

    郭巨侠(对吕秀才):我很欣赏你的自信,虽然你只是为了相信而相信。

    郭巨侠(对吕秀才):我很欣赏你的自信,虽然你只是为了相信而相信。

    祝无双(对郭巨侠):其实每一份真挚爱情的开始,都是由于一时的冲动。这种冲动是激情和柔情的混合体,是超脱于理智之外的感情。内心深处如果没有冲动的话,就没有在一起的欲望,也就没有未来的人生。

    祝无双(对郭巨侠):其实每一份真挚爱情的开始,都是由于一时的冲动。这种冲动是激情和柔情的混合体,是超脱于理智之外的感情。内心深处如果没有冲动的话,就没有在一起的欲望,也就没有未来的人生。

    郭巨侠:既然你想得这么明白,当初为什么要放弃呢?
    祝无双:因为爱情,是条单行道。

    郭巨侠:既然你想得这么明白,当初为什么要放弃呢?
    祝无双:因为爱情,是条单行道。

    郭巨侠(对吕秀才):到目前为止,我对你的好感度还是为零。

    郭巨侠(对吕秀才):到目前为止,我对你的好感度还是为零。

    第68集--------------

    第68集--------------

    白展堂:女人只要一过二十五,长得再漂亮那也成问题了,心里着急了。

    白展堂:女人只要一过二十五,长得再漂亮那也成问题了,心里着急了。

    辛普森:有时,她是一种渴望。

    辛普森:有时,她是一种渴望。

    辛普森:祝无双,可能是世界上最好的老婆。

    辛普森:祝无双,可能是世界上最好的老婆。

    祝无双:缘分是不能够勉强的。

    祝无双:缘分是不能够勉强的。

    佟湘玉:我万能的神呀。

    佟湘玉:我万能的神呀。

    辛普森(对祝无双):好好享受你最后一个单身之夜吧。

    辛普森(对祝无双):好好享受你最后一个单身之夜吧。

    第69集--------------

    第69集--------------

    佟湘玉(说燕小六):你这个人警惕性也太高了吧?

    佟湘玉(说燕小六):你这个人警惕性也太高了吧?

    李大嘴(对佟湘玉):我也不想再见到你了!
    (李大嘴跑出去又跑回来)
    李大嘴(对佟湘玉):这是我屋,你出去。

    李大嘴(对佟湘玉):我也不想再见到你了!
    (李大嘴跑出去又跑回来)
    李大嘴(对佟湘玉):这是我屋,你出去。

    祝无双:孤独算得了什么呢?读读佛经,敲敲木鱼,转眼已是百年。

    祝无双:孤独算得了什么呢?读读佛经,敲敲木鱼,转眼已是百年。

    郭芙蓉(对吕秀才)(说祝无双):以后未经我允许,禁止正眼看她,禁止跟她说话,禁止吃她做的菜。

    郭芙蓉(对吕秀才)(说祝无双):以后未经我允许,禁止正眼看她,禁止跟她说话,禁止吃她做的菜。

    韩娟(对佟湘玉):你还是笑起来比较好看,现在这表情忒狰狞了。

    韩娟(对佟湘玉):你还是笑起来比较好看,现在这表情忒狰狞了。

    佟湘玉(对韩娟):归根结底啥叫迷信?先迷后信,先把你弄迷糊了,叫你不信都得信。

    佟湘玉(对韩娟):归根结底啥叫迷信?先迷后信,先把你弄迷糊了,叫你不信都得信。

    第70集--------------

    第70集--------------

    白展堂(对小翠):不本店新规矩,凡是叫小翠的都不让进。

    白展堂(对小翠):不本店新规矩,凡是叫小翠的都不让进。

    小翠(对白展堂):我就是想害你也没有条件呀。

    小翠(对白展堂):我就是想害你也没有条件呀。

    郭芙蓉(对赛貂蝉):你眼睛在泛光唉,该不会是戴了传说中的隐形眼镜吧?

    郭芙蓉(对赛貂蝉):你眼睛在泛光唉,该不会是戴了传说中的隐形眼镜吧?

    佟湘玉(说赛貂蝉):我现在见了她,还有一种大耳刮子抽她的欲望。

    佟湘玉(说赛貂蝉):我现在见了她,还有一种大耳刮子抽她的欲望。

    莫小贝:这破地方,我早就呆腻了。

    莫小贝:这破地方,我早就呆腻了。

    佟湘玉(对赛貂蝉):你教她(小翠)做人?怪不得她变成今天这个样子。

    佟湘玉(对赛貂蝉):你教她(小翠)做人?怪不得她变成今天这个样子。

    小翠(说赛貂蝉):从小到大,她打了我三千六百七十五下,我还了她二千六百五十四下,她还欠我九百二十一下。

    小翠(说赛貂蝉):从小到大,她打了我三千六百七十五下,我还了她二千六百五十四下,她还欠我九百二十一下。

    赛貂蝉(对小翠):这个世界上谁都可以对我不好,就是你不行,因为你是我妹妹呀。

    赛貂蝉(对小翠):这个世界上谁都可以对我不好,就是你不行,因为你是我妹妹呀。

    郭芙蓉:排山倒海!
    祝无双:葵花点穴手!
    郭芙蓉(对佟湘玉):以后再挑妹妹啊。
    祝无双(对佟湘玉):千万不要挑练过武功的。

    郭芙蓉:排山倒海!
    祝无双:葵花点穴手!
    郭芙蓉(对佟湘玉):以后再挑妹妹啊。
    祝无双(对佟湘玉):千万不要挑练过武功的。

    第71集--------------

    第71集--------------

    祝无双(说吕秀才):乐得跟朵月季花似的。

    祝无双(说吕秀才):乐得跟朵月季花似的。

    佟湘玉(对郭芙蓉):女人这一生呀,注定是要经受这些考验的啊。

    佟湘玉(对郭芙蓉):女人这一生呀,注定是要经受这些考验的啊。

    祝无双(说白展堂):乐得跟朵牡丹花似的。

    祝无双(说白展堂):乐得跟朵牡丹花似的。

    郭芙蓉(对佟湘玉):咱们同福店里的所有男人,从本质上讲都是花痴。

    郭芙蓉(对佟湘玉):咱们同福店里的所有男人,从本质上讲都是花痴。

    燕小六(说李大嘴):乐得跟招财猫似的。

    燕小六(说李大嘴):乐得跟招财猫似的。

    祝无双(说燕小六):乐得跟朵仙人掌似的。

    祝无双(说燕小六):乐得跟朵仙人掌似的。

    郭芙蓉:我就不信她能男女通吃!

    郭芙蓉:我就不信她能男女通吃!

    佟湘玉(对郭芙蓉):万一对方既温柔又美貌,谈吐得体,落落大方,气质高雅,蕙质兰心。咱俩往那儿一戳,是自惭形秽无地自容,很有可能当场撞墙而死。

    佟湘玉(对郭芙蓉):万一对方既温柔又美貌,谈吐得体,落落大方,气质高雅,蕙质兰心。咱俩往那儿一戳,是自惭形秽无地自容,很有可能当场撞墙而死。

    佟湘玉:自信的女人最美丽。

    佟湘玉:自信的女人最美丽。

    佟湘玉(说金湘玉):皮肤虽然白,过两年就黄了。眼睛不是很大,鼻子也不够挺,人中不够长,嘴角下垂,颧骨偏高。这些可都是克夫相。

    佟湘玉(说金湘玉):皮肤虽然白,过两年就黄了。眼睛不是很大,鼻子也不够挺,人中不够长,嘴角下垂,颧骨偏高。这些可都是克夫相。

    吕秀才:庄子说的好啊,与其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

    吕秀才:庄子说的好啊,与其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

    佟湘玉(对金湘玉):金小姐贵姓啊?

    佟湘玉(对金湘玉):金小姐贵姓啊?

    莫小贝(说郭芙蓉):我由衷地鄙视她。

    莫小贝(说郭芙蓉):我由衷地鄙视她。

    李大嘴(说金湘玉):跟她相处呢,就是一种享受。

    李大嘴(说金湘玉):跟她相处呢,就是一种享受。

    白展堂(说金湘玉):能交上这样的朋友,一辈子单身也无所谓。

    白展堂(说金湘玉):能交上这样的朋友,一辈子单身也无所谓。

    第72集--------------

    第72集--------------

    燕小六:最好有蒸羊羔蒸熊掌蒸鹿尾,烧花鸭烧雏鸡烧子鸽,卤猪卤鸭酱鸡腊肉,松花小肚晾肉香肠……

    燕小六:最好有蒸羊羔蒸熊掌蒸鹿尾,烧花鸭烧雏鸡烧子鸽,卤猪卤鸭酱鸡腊肉,松花小肚晾肉香肠……

    郭芙蓉(对佟湘玉):我的意见就是请你以后不要再缠着我要意见了。

    郭芙蓉(对佟湘玉):我的意见就是请你以后不要再缠着我要意见了。

    佟湘玉:买了书之后,我觉得自己浑身上下都充满了求知欲。

    佟湘玉:买了书之后,我觉得自己浑身上下都充满了求知欲。

    白展堂:今儿太阳打北边出来了。

    白展堂:今儿太阳打北边出来了。

    祝无双(对佟湘玉):你的最大的问题就是……太在意别人的看法了。

    祝无双(对佟湘玉):你的最大的问题就是……太在意别人的看法了。

    燕小六(对佟湘玉)(说金湘玉):她有她的长处你有你的短处嘛。

    燕小六(对佟湘玉)(说金湘玉):她有她的长处你有你的短处嘛。

    白展堂(对佟湘玉):你门门都是八十分以上,是当老婆的最佳人选。但是她们偏科,她们大部分都不及格,但有两门是满分,这多吸引人。

    白展堂(对佟湘玉):你门门都是八十分以上,是当老婆的最佳人选。但是她们偏科,她们大部分都不及格,但有两门是满分,这多吸引人。

    白展堂(对佟湘玉):我还是比较钟爱有追求的职业,譬如说跑堂的。

    白展堂(对佟湘玉):我还是比较钟爱有追求的职业,譬如说跑堂的。

    白展堂(对佟湘玉):以后你休想从我这儿得到一句真话!

    白展堂(对佟湘玉):以后你休想从我这儿得到一句真话!

    郭芙蓉(对佟湘玉):难听的真话和好听的假话,你会选哪个呀?

    郭芙蓉(对佟湘玉):难听的真话和好听的假话,你会选哪个呀?

    白展堂(对吕秀才):你说她们女人怪不怪,一面让你实话实说,一面又逼着不让你实话实说。

    白展堂(对吕秀才):你说她们女人怪不怪,一面让你实话实说,一面又逼着不让你实话实说。

    吕秀才:做人难,做男人更难。
    白展堂:做个既不撒谎又招人疼的男人,是难上加难。

    吕秀才:做人难,做男人更难。
    白展堂:做个既不撒谎又招人疼的男人,是难上加难。

    郭芙蓉(对佟湘玉):上天给了你机会,这是缘。你利用了这个机会,这是份。

    郭芙蓉(对佟湘玉):上天给了你机会,这是缘。你利用了这个机会,这是份。

    吕秀才:娶鸡随鸡娶狗随狗嘛。

    吕秀才:娶鸡随鸡娶狗随狗嘛。

    第73集--------------

    第73集--------------

    吕秀才(对郭芙蓉):手随心动,字随手成。

    吕秀才(对郭芙蓉):手随心动,字随手成。

    莫小贝(对李大嘴):偷学武功在江湖上是最大的忌讳呦。

    莫小贝(对李大嘴):偷学武功在江湖上是最大的忌讳呦。

    柳星雨(说李大嘴):在我心里,他的嘴并不大,所以我叫他嘴哥。

    柳星雨(说李大嘴):在我心里,他的嘴并不大,所以我叫他嘴哥。

    白展堂(对李大嘴):一边是个漂亮媳妇,啥都不要就要你。一边是贪慕虚荣,对你没有任何兴趣的江湖骗子,啥都要就不要你。哪个跟适合你,你自己掂量办吧。

    白展堂(对李大嘴):一边是个漂亮媳妇,啥都不要就要你。一边是贪慕虚荣,对你没有任何兴趣的江湖骗子,啥都要就不要你。哪个跟适合你,你自己掂量办吧。

    祝无双:就像汪洋中的一条小舟,在惊涛骇浪中颠沛流离粉身碎骨,她那颗脆弱的心像被无数双大手轮番着摧残蹂躏挤压……

    祝无双:就像汪洋中的一条小舟,在惊涛骇浪中颠沛流离粉身碎骨,她那颗脆弱的心像被无数双大手轮番着摧残蹂躏挤压……

    白展堂:大嘴的幸福是其次,大家的安全才是第一啊。

    白展堂:大嘴的幸福是其次,大家的安全才是第一啊。

    白展堂:大嘴,她跟你不合适,她长的太漂亮了。

    白展堂:大嘴,她跟你不合适,她长的太漂亮了。

    第74集--------------

    第74集--------------

    吕秀才:这事也不能全怪大嘴,最多只能负百分之九十九的责任。

    吕秀才:这事也不能全怪大嘴,最多只能负百分之九十九的责任。

    佟湘玉(对李大嘴):再坏的贼也有回头的可能。

    佟湘玉(对李大嘴):再坏的贼也有回头的可能。

    柳星雨(对李大嘴):从来没有人给我削过苹果,你是第一个,我希望不是最后一个。

    柳星雨(对李大嘴):从来没有人给我削过苹果,你是第一个,我希望不是最后一个。

    柳星雨(对李大嘴):你看那个月亮,它是我最宝贵最干净的东西,归你了,后会有期。

    柳星雨(对李大嘴):你看那个月亮,它是我最宝贵最干净的东西,归你了,后会有期。

    郭芙蓉:多透明的冷空气呀。

    郭芙蓉:多透明的冷空气呀。

    吕秀才: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
    李大嘴:这不就得了吗?
    吕秀才:兄弟如同蜈蚣的手足,女人如同过冬的衣服。

    吕秀才: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
    李大嘴:这不就得了吗?
    吕秀才:兄弟如同蜈蚣的手足,女人如同过冬的衣服。

    祝无双(对李大嘴):男人不坏女人不爱,那潜台词就是怪对方有眼无珠,看不出你的好。

    祝无双(对李大嘴):男人不坏女人不爱,那潜台词就是怪对方有眼无珠,看不出你的好。

    第75集--------------

    第75集--------------

    李大嘴:子曰,读而不舔非礼也。

    李大嘴:子曰,读而不舔非礼也。

    李大嘴:我这人心情一好呢,就想找点啥东西歌颂一下。

    李大嘴:我这人心情一好呢,就想找点啥东西歌颂一下。

    白展堂:心散了,走路就会失去重心,鞋后跟就会着地。

    白展堂:心散了,走路就会失去重心,鞋后跟就会着地。

    祝无双:你接着说啊,天底下女人都死绝了,然后呢?
    李大嘴:然后……然后人类就绝种了,新的物种占领地球了,恐龙再次闪亮登场了,异型大战铁血战士了,也就这些了……

    祝无双:你接着说啊,天底下女人都死绝了,然后呢?
    李大嘴:然后……然后人类就绝种了,新的物种占领地球了,恐龙再次闪亮登场了,异型大战铁血战士了,也就这些了……

    郭芙蓉:这样好了,给你做测试题。先把眼睛闭上,把脑子的杂念全部清空。
    李大嘴:清空了,我现在连脑浆子都清出去了。
    郭芙蓉:脑浆得留下。

    郭芙蓉:这样好了,给你做测试题。先把眼睛闭上,把脑子的杂念全部清空。
    李大嘴:清空了,我现在连脑浆子都清出去了。
    郭芙蓉:脑浆得留下。

    李大嘴:买是先交钱后拿货,换是先拿货后交钱。

    李大嘴:买是先交钱后拿货,换是先拿货后交钱。

    燕小六:老白,沏茶。
    白展堂:自己倒。壶在那儿,水在厨房,茶叶在账台上。
    燕小六:懒成虫了你。

    燕小六:老白,沏茶。
    白展堂:自己倒。壶在那儿,水在厨房,茶叶在账台上。
    燕小六:懒成虫了你。

    第76集--------------

    第76集--------------

    莫小贝:请你尊重公民的隐私权。
    佟湘玉:请你尊重家长的监护权。

    莫小贝:请你尊重公民的隐私权。
    佟湘玉:请你尊重家长的监护权。

    郭芙蓉:葵花籽解穴手。

    郭芙蓉:葵花籽解穴手。

    莫小贝:包打听?俗俗俗,现在都叫信息咨询师。

    莫小贝:包打听?俗俗俗,现在都叫信息咨询师。

    小米(对莫小贝):五文钱还整个余款,累不累呀?

    小米(对莫小贝):五文钱还整个余款,累不累呀?

    白展堂:咱们这里谁最会撒谎?(众人都盯着他)

    白展堂:咱们这里谁最会撒谎?(众人都盯着他)

    白展堂:你以为他说话客气就真不忍心下手?

    白展堂:你以为他说话客气就真不忍心下手?

    郭芙蓉(对佟湘玉):咱俩一比呀,你就是剥了壳的荔枝,我就是遭了霜的菠萝,还有无双就是刚下地的红毛丹。

    郭芙蓉(对佟湘玉):咱俩一比呀,你就是剥了壳的荔枝,我就是遭了霜的菠萝,还有无双就是刚下地的红毛丹。

    郭芙蓉(对佟湘玉):自家姐妹,说两句真心的恭维话都不行啊?

    郭芙蓉(对佟湘玉):自家姐妹,说两句真心的恭维话都不行啊?

    李大嘴(对佟湘玉):小贝的左右手、生命线都已经长通了,她活不到一百岁你找我。

    李大嘴(对佟湘玉):小贝的左右手、生命线都已经长通了,她活不到一百岁你找我。

    第77集--------------

    第77集--------------

    谢步东(对白展堂):私下谈判那是违法的。

    谢步东(对白展堂):私下谈判那是违法的。

    谢步东:我只负责办案,不负责当事人的安全。

    谢步东:我只负责办案,不负责当事人的安全。

    谢步东:你娘是什么人呐?
    白展堂:我娘是生我的那个人。

    谢步东:你娘是什么人呐?
    白展堂:我娘是生我的那个人。

    谢步东:讲证据不是我的风格。

    谢步东:讲证据不是我的风格。

    谢步东(对郭芙蓉):脱口而出一般都是心里话。

    谢步东(对郭芙蓉):脱口而出一般都是心里话。

    第78集--------------

    第78集--------------

    郭芙蓉(对李大嘴):我们准备把你塑造成改良版的西门庆。

    郭芙蓉(对李大嘴):我们准备把你塑造成改良版的西门庆。

    杨蕙兰(对李大嘴):我非常相信命运,但是并不迷信。

    杨蕙兰(对李大嘴):我非常相信命运,但是并不迷信。

    李大嘴(对杨蕙兰):你可以打我骂我,但你不能不要我。

    李大嘴(对杨蕙兰):你可以打我骂我,但你不能不要我。

    郭芙蓉(对李大嘴):这绝对不是正常的恋爱状态。

    郭芙蓉(对李大嘴):这绝对不是正常的恋爱状态。

    吕秀才(对杨蕙兰):自从你走了之后,大嘴茶不思饭不想,每天早上第一句话就是——
    郭芙蓉(对杨蕙兰):昨晚我又梦到蕙兰了。

    吕秀才(对杨蕙兰):自从你走了之后,大嘴茶不思饭不想,每天早上第一句话就是——
    郭芙蓉(对杨蕙兰):昨晚我又梦到蕙兰了。

    李大嘴(说杨蕙兰):我以前以为我等的是她,其实我等的只是一个准确的答案而已。

    李大嘴(说杨蕙兰):我以前以为我等的是她,其实我等的只是一个准确的答案而已。

    李大嘴:蕙兰同志,你感觉不要这么好嘛。

    李大嘴:蕙兰同志,你感觉不要这么好嘛。

    李大嘴(对祝无双):你只有自己先自信了,别人才能相信的啊。

    李大嘴(对祝无双):你只有自己先自信了,别人才能相信的啊。

    吕秀才的诗:
    那一月,我转过所有经筒,不为超度,只为触摸你的指纹。
    那一年,我磕长头拥抱尘埃,不为朝佛,只为贴着了你的温暖。
    那一世,我翻遍十万大山,不为修来世,只为路中能与你相遇。

    吕秀才的诗:
    那一月,我转过所有经筒,不为超度,只为触摸你的指纹。
    那一年,我磕长头拥抱尘埃,不为朝佛,只为贴着了你的温暖。
    那一世,我翻遍十万大山,不为修来世,只为路中能与你相遇。

    吕秀才(对佟湘玉)(说祝无双):又是一芙妹……女孩练武功就不是什么好主意。

    吕秀才(对佟湘玉)(说祝无双):又是一芙妹……女孩练武功就不是什么好主意。

    燕小六(对李大嘴):光天化日之下调戏良家捕快。

    燕小六(对李大嘴):光天化日之下调戏良家捕快。

    白展堂:哪凉快?
    郭芙蓉:后院。
    白展堂:后院呆着去。

    白展堂:哪凉快?
    郭芙蓉:后院。
    白展堂:后院呆着去。

    第79集--------------

    第79集--------------

    杨蕙兰(对杜子俊):你是不是被害妄想狂啊?他们是我朋友,又不是山贼。

    杨蕙兰(对杜子俊):你是不是被害妄想狂啊?他们是我朋友,又不是山贼。

    杨蕙兰(对佟湘玉):你这是问句还是感叹句?

    杨蕙兰(对佟湘玉):你这是问句还是感叹句?

    白展堂(对杜子俊):你这选择性失忆症恢复得还挺快呀。

    白展堂(对杜子俊):你这选择性失忆症恢复得还挺快呀。

    李大嘴(对杜子俊):谁笑到最后,谁笑得最甜。

    李大嘴(对杜子俊):谁笑到最后,谁笑得最甜。

    杜子俊(对杨蕙兰):我除了听她(杜子俊娘)的话,我是一点特长都没有啊。

    杜子俊(对杨蕙兰):我除了听她(杜子俊娘)的话,我是一点特长都没有啊。

    李大嘴(对杜子俊):名花是用来欣赏的,不是用来东躲西藏的。

    李大嘴(对杜子俊):名花是用来欣赏的,不是用来东躲西藏的。

    李大嘴(对杨蕙兰):第一个愿望,你能再给我三十个愿望吗?

    李大嘴(对杨蕙兰):第一个愿望,你能再给我三十个愿望吗?

    郭芙蓉(对杨蕙兰):时间长了,再深的感情也会犯含糊。

    郭芙蓉(对杨蕙兰):时间长了,再深的感情也会犯含糊。

    郭芙蓉(对杨蕙兰):爱情来自压力。

    郭芙蓉(对杨蕙兰):爱情来自压力。

    杜子俊(对杨蕙兰):没想到,你的想法还很独特呀。

    杜子俊(对杨蕙兰):没想到,你的想法还很独特呀。

    杜子俊的娘:同福客栈,藏龙卧虎啊。

    杜子俊的娘:同福客栈,藏龙卧虎啊。

    李大嘴(对杨蕙兰):你要想嫁给我,现在还来得及。

    李大嘴(对杨蕙兰):你要想嫁给我,现在还来得及。

    杜子俊(对杨蕙兰):不是逃亡,是旅行。

    杜子俊(对杨蕙兰):不是逃亡,是旅行。

    第80集--------------

    第80集--------------

    佟湘玉:平生最讨厌捕快。

    佟湘玉:平生最讨厌捕快。

    白展堂(说免罪金牌):免罪,但它免不了惊。

    白展堂(说免罪金牌):免罪,但它免不了惊。

    粉丝乙:腾云哥哥,这是二十七个字,你能再多送我一个字,凑个吉利数行不?
    凌腾云:滚!

    粉丝乙:腾云哥哥,这是二十七个字,你能再多送我一个字,凑个吉利数行不?
    凌腾云:滚!

    凌腾云(对郭芙蓉):我长的帅不是我的问题,但是你以貌取人就是你的问题了。

    凌腾云(对郭芙蓉):我长的帅不是我的问题,但是你以貌取人就是你的问题了。

    凌腾云(对郭芙蓉):从小到大,有两个人这么吼我。一个是我妈,还有一个就是你。

    凌腾云(对郭芙蓉):从小到大,有两个人这么吼我。一个是我妈,还有一个就是你。

    凌腾云:无双,我喜欢你这种态度,一定要保持下去,千万不要给我好脸,OK?

    凌腾云:无双,我喜欢你这种态度,一定要保持下去,千万不要给我好脸,OK?

    凌腾云(对白展堂):一个贼,竟然能保护人质。而我一个捕快,竟然为了抓贼伤害人质。

    凌腾云(对白展堂):一个贼,竟然能保护人质。而我一个捕快,竟然为了抓贼伤害人质。

    佟湘玉(对凌腾云):人在江湖,啥都能少,一颗仁心不能少。

    佟湘玉(对凌腾云):人在江湖,啥都能少,一颗仁心不能少。

    佟湘玉(对凌腾云):这个江湖并没有那么险恶。

    佟湘玉(对凌腾云):这个江湖并没有那么险恶。

    第81集--------------

    第81集--------------

    吕秀才(对李大嘴)(说美女):整个七侠镇数得上来的才七个,咱们店三个半。

    吕秀才(对李大嘴)(说美女):整个七侠镇数得上来的才七个,咱们店三个半。

    吕秀才(对李大嘴):人生没遗憾还叫人生吗?

    吕秀才(对李大嘴):人生没遗憾还叫人生吗?

    白展堂(装瞎看美女):盲人,随便看。

    白展堂(装瞎看美女):盲人,随便看。

    吕秀才(对李大嘴):芙妹永远是正确的。

    吕秀才(对李大嘴):芙妹永远是正确的。

    窦先生(对佟湘玉):我这有三文钱,这两文我拿,剩下的都给你。

    窦先生(对佟湘玉):我这有三文钱,这两文我拿,剩下的都给你。

    郭芙蓉:是吗?你不嫌我嘴大吗?
    吕秀才:(笑)再大能大得过大嘴吗?

    郭芙蓉:是吗?你不嫌我嘴大吗?
    吕秀才:(笑)再大能大得过大嘴吗?

    窦先生:我打算左青龙右白虎,脑门上纹上朱雀,下巴上纹上玄武。

    窦先生:我打算左青龙右白虎,脑门上纹上朱雀,下巴上纹上玄武。

    窦先生:把什么都拿出去卖的话,身价是会跌的。

    窦先生:把什么都拿出去卖的话,身价是会跌的。

    燕小六(对窦先生):先跟我回衙门,等打完五十大板,就跟画上的一样了。

    燕小六(对窦先生):先跟我回衙门,等打完五十大板,就跟画上的一样了。

    窦先生(对李大嘴):单身的生活多美嘛。那种自由自在,那种无拘无束,彻底没有人管的感觉,美得简直叫人心碎。每一个毛孔里,都充满了自由的芳香。

    窦先生(对李大嘴):单身的生活多美嘛。那种自由自在,那种无拘无束,彻底没有人管的感觉,美得简直叫人心碎。每一个毛孔里,都充满了自由的芳香。

    郭芙蓉(说吕秀才):他既然决定要跟我在一块儿,就必须觉得我是完美无缺的。……爱一个人就得爱她所有的缺点。

    郭芙蓉(说吕秀才):他既然决定要跟我在一块儿,就必须觉得我是完美无缺的。……爱一个人就得爱她所有的缺点。

    窦夫人(对窦先生):女人不用讲理,这是你自己说的。

    窦夫人(对窦先生):女人不用讲理,这是你自己说的。

    窦先生:只有从真人身上,我才能吸收到来自人性的那种能量。
    窦夫人:那你咋不……咋不从我身上吸呢?
    窦先生:审美疲劳。

    窦先生:只有从真人身上,我才能吸收到来自人性的那种能量。
    窦夫人:那你咋不……咋不从我身上吸呢?
    窦先生:审美疲劳。

    佟湘玉(对窦夫人):婚姻就是两个人互相妥协的过程,关键就在于尺度和分寸的把握。

    佟湘玉(对窦夫人):婚姻就是两个人互相妥协的过程,关键就在于尺度和分寸的把握。

    窦先生(对窦夫人):只要你不走,我愿意陪你吵一辈子。

    窦先生(对窦夫人):只要你不走,我愿意陪你吵一辈子。

    本文由四不像图香港正版发布于关于娱乐,转载请注明出处:第41-81集语录

    关键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完全不加过滤的性与生活,结束亦是开始